Yue Minjun - 20th Century & 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 in Association with Poly Auction Hong Kong Thursday, December 3, 2020 | Phillips

建立您的首份清單。

分享及管理拍品的方法。

  • 導言


    這件色彩鮮豔的布面油畫作品與岳敏君諷刺性的自畫像一樣具有高度的辨識性,畫中開懷大笑的人物已經成為中國當代藝術最重要的標誌之一。緊閉著雙眼,牙齒白亮,咧著嘴笑得好像一幕現代廣告,但又像歷史上的政治宣傳海報人物一樣,岳敏君的主人公用一種既熟悉又詭異的表情朝著我們歇斯底里地大笑,讓觀者不得不更深入面對他們油然而生、無法遏止的情感。

     

    岳敏君
    岳敏君

    在大笑中尋找平靜

     

    1962年出生於中國最北的黑龍江省,岳敏君屬於文化大革命(1966-1976年)後第三代藝術家。成長於這一政治動亂,充滿不確定性和衝突,國家經歷巨變的時代,青少年時期的岳敏君全家住在國家分配的公社式「單位」樓裡,按照規範著裝,並遵循一套嚴格的日常制度。上級領導嚴密地監控著樓裡的一舉一動,包括對家庭生育孩子的限製,即1980年代初政府為限制國家人口增長而發起的全國性「獨生子女政策」。正是這個時候,岳敏君全家搬到了北京。在那裡,岳敏君做起了電工,直到他1985年考入河北師範大學油畫系,並在四年後畢業。然而,在1980年代後期的事件之後,岳敏君離開了北京,且在兩年多以後的1991年才重返北京,接著與一群藝術家一起搬進了圓明園附近的一個臨時居住地。正是在那裡,面對理想主義破碎後的社會氛圍所造成的心理影響,岳敏君開始形成他的標誌性政治主題。對藝術家來說,唯一可以解答現實中無處不在的荒謬就是自嘲和大笑,對此他解釋說:

    「放棄是一種深刻符合人性的行為。它阻止了與社會發生衝突,並保留了內心的平靜。通過放棄,人就變得無憂無慮和超脫。所有的問題都可以通過笑來解決,並且沒有痛苦地消失。這樣一來,人可以獲得內心無與倫比的平靜。」—岳敏君

    先驅藝術評論家栗憲庭將岳敏君與方力鈞和張曉剛同樣具有諷刺基調的作品進行歸類,並將其命名為「玩世現實主義」運動,僅管岳敏君對此標籤表示否決,但他仍被公認為這一運動的代表性人物之一。通過結合獨特的視覺圖像和中國社會演變的歷史參照,正是岳敏君和他同時代的藝術家最終將中國當代藝術的實踐推向了具有影響力的第二階段。

     

    表象之下

     

    表情介於癲狂和痛苦兩種笑之間,創作於1996年的《無題》向觀者展示了藝術家本人的怪異肖像。岳敏君的《無題》中手捧西瓜、嘎嘎笑著的人物身著一件糖果粉色的連衣裙,瞠目瞪著我們。他那下巴近乎裂開、歇斯底里的笑臉為戲謔的畫面引入了一層心理上的複雜意味,讓我們質疑這大笑是否真的那麼毫無所謂。穿著異性服裝的男人手中捧著一隻碧綠的西瓜,將這帶條紋的大瓜緊緊抱在身上,好像抱著一個嬰兒一樣。在《無題》中,岳敏君通過圓鼓鼓、呈陰莖狀的西瓜,和上面不可思議的條紋,以及身著女裝的男人,幽默地將果實的傳統涵義連根拔起,展示了藝術家運用自畫像中的諷刺性,從文化的角度對當代的現實做出批評。

     

    艾未未,《西瓜》,2011年作
    艾未未,《西瓜》,2011年作

    儘管與岳敏君同時代藝術家們也曾在自己的作品中探索過西瓜的主題,例如艾未未曾將西瓜堅硬的外表與上了釉的陶瓷西瓜並置(參見艾未未,《西瓜》(2011年)),曾梵志用砸爛的西瓜代表暴力和肉體(參見曾梵志,《最後的晚餐》(2001年)),甚至還有哥倫比亞藝術家費爾南多·博特羅在靜物畫中賦予西瓜與他的人物同樣誇張的龐大體積(參見費爾南多·博特羅,《西瓜》(1989年))——岳敏君的描繪似乎更符合這個水果在中國傳統上的象徵意義。

     

    費爾南多·博特羅,《西瓜》,1989年作
    曾梵志,《最後的晚餐》,2001年作。私人收藏 
    曾梵志,《最後的晚餐》,2001年作。私人收藏
    費爾南多·博特羅,《西瓜》,1989年作

    象徵主義

     

    縱觀整個中國歷史,藝術品被賦予大量的象徵意義,而人們一直到現今仍普遍認為,贈送或在房中擺放吉祥的圖像,能夠增加願望成真的可能性。從自然界汲取靈感,瓜類和葫蘆形如孕婦的肚子,裡面充滿了種子,是子孫滿堂和家庭圓滿的詩意象徵,這一象徵性主題曾在各個歷史時期,在各種藝術媒介上被反覆描繪。

     

    繪有蝴蝶、金瓜和捲藤的瓜形罐,1723-1759年。芝加哥藝術博物館,羅素‧泰森捐贈
    繪有蝴蝶、金瓜和捲藤的瓜形罐,1723-1759年。芝加哥藝術博物館,羅素‧泰森捐贈

    飛舞的蝴蝶與成熟的瓜,正是人們喜愛的搭配,畫面中的蝴蝶代表著永恆的愛,而瓜象徵著繁衍生息的後代(參見《繪有蝴蝶、金瓜和捲藤的瓜形罐》,1723-1759年)。文人墨客同樣對西瓜所蘊含的詩意青睞有加,並常用水墨和色彩來讚美其形態(參見張大千,《西瓜》)。

     

     

    張大千,《西瓜》。私人收藏
    張大千,《西瓜》。私人收藏

    有史以來中國人偏愛兒子以繼承家族姓氏,許多傳統的中國民間信仰都將葫蘆與男性後代聯繫在一起,希望能有「百子千孫」的福氣,以延續家族血脈。從這層意義上來看,本件作品實為一諷刺的惡搞,因為岳敏君通過自己對西瓜主題的處理,調侃地刺破了男性氣概這一概念。

     

    儘管岳敏君對他作品中這個享譽國際、永遠張大了嘴的怪誕人物繪以不同的裝束,但對他畫中另我的每一次重複都呈現了一個新的敘事,促使觀者產生新的理解,來解讀他們想要從中看到的。被公認為中國最先進的代表之一,岳敏君這件由各種稀奇古怪的內涵組成的作品,完美地體現了藝術家如何將其尖銳的幽默轉化為概念上的視覺表現。

    「漫畫式的人物可以表達更多的人性,而既然決定了這將是我要畫的主題,為什麼不創造一個漫畫式的自己來傳達我想講述的故事。」—岳敏君 

    藏家之選

     

    在1999年第48屆威尼斯雙年展上獲得廣泛好評後,岳敏君不但受到了當代藝術市場的認可,而且在全世界各地的美術館都享有國際性的聲譽,其中包括舊金山現代藝術博物館、韓國釜山藝術博物館、以及深圳美術館等。被認為是當代中國藝術巨匠中之一位,岳敏君作為他這一代人和這一時代具有影響力的畫家,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 來源

      阿姆斯特丹,Galerie Serieuze Zaken 畫廊
      私人收藏
      紐約,蘇富比,2008年3月17日,拍品編號 10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顯赫歐洲私人收藏

Ж14

《無題》

1996年作
款識:岳敏君 96. (左下)
油彩 畫布
139 x 107 公分 (54 3/4 x 42 1/8 英寸)
1996年作

Full Cataloguing

估價
HK$2,000,000 - 3,000,000 
€248,000-372,000
$256,000-385,000

成交價HK$2,016,000

聯絡專家

Charlotte Raybaud
Head of Evening Sale, 20th Century & Contemporary Art

富藝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獻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Hong Kong Auction 3 Decembe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