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您的首份清單。

分享及管理拍品的方法。

  • 「貓從不放棄任何東西。它們追求自己所能得到的⋯⋯它們兼具優雅、動態之美與迷人的慵懶。貓從不著急,從不稜角分明。它們動作柔軟、輕巧、飽含暗示。」—— 藤田嗣治

      

    絹本畫《與貓的自畫像》是法籍日裔藝術家藤田嗣治備受讚譽的自畫像之一。畫中的藤田留著西瓜頭、卓別林式的小鬍子,與貓的鬍鬚相映成趣。他的目光從黑色圓形眼鏡後方探向觀眾,而這幅眼鏡已成為他怪誕風格的個人標誌。由他手中略帶傾斜的威風畫筆能夠看出,藝術家顯然對自己的繪畫技藝深為喜悅與得意;現分別藏於芝加哥藝術學院的《與貓的自畫像》(約創作於二十世紀20年)及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的《自畫像》(1929 年)都分別包含了這一特徵。

      

    此次拍品畫於 1931年,正是藤田的創作巔峰時期;他發展出了大受追捧的個人風格,將日本畫技與首次駐紮巴黎後掌握的優雅明亮調色完美融合。作品體現出他獨特的視野——即使在將近一個世紀後也仍魅力不減。

     

     

     


    左:藤田嗣治,《與貓的自畫像》,1920年代作, 芝加哥藝術學院收藏
    © Foujita Foundation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2021
    右:藤田嗣治,《自畫像》,1929年作, 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收藏
    © Foujita Foundation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2021

     

    藝術家形象

      

    藤田嗣治1886年出生於東京,父親是日本皇軍軍隊的將軍,他自幼便展示出藝術天賦。1910年從東京藝術大學畢業後,不過三年他便滿懷抱負來到巴黎。藤田在給父親的家書中寫道:「 在我成名之前,請認為我已經死了吧。」不久後,藤田怪誕而前衛的外表便吸引了智利畫家曼努埃爾·奧爾蒂斯·薩拉特的注意。薩拉特向他作了自我介紹、迅速與之成為朋友,並邀請藤田一道造訪畢加索在沙赫爾街的工作室。

     

     


    巴勃羅·畢加索,《自畫像》,1906年作, 美國費城藝術博物館收藏

    © 2021 Estate of Pablo Picasso/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來到畢加索的工作室,在畢加索的畫作和他收藏的亨利·馬蒂斯、保羅·塞尚和亨利·盧梭等人的作品面前,藤田激動不已。他決定調整自己的視角,要麼反抗西方藝術,要麼與之結盟。在無數次盧浮宮之旅後,藤田對藝術史上經典作品的模仿能力日漸精湛,同時亦從亞美迪歐·莫迪利亞尼、馬克·夏加爾、喬治·布拉克等同時代藝術家那裡汲取靈感。這些藝術家定義了當時巴黎蓬勃的藝術創作環境。藤田展現了一種獨樹一格的創作能力;他將他熟悉的東方情感與歐洲繪畫相結合,在1920年代初期就走上了一條「此前沒有任何日本藝術家敢走的道路」 i,很快成為巴黎為大眾敬仰的耀眼明星。

     

      

    自畫像、女人、貓、靜物和兒童肖像是藤田在創作生涯中反復回顧的主題。這是他在現代主義運動浪潮中的選擇,也是他一直不曾放棄的獨特風格,而《與貓的自畫像》精妙地捕捉了這一風格。畫作絲綢表面精緻的水墨線條散發著書法的細膩之感,有別於同輩畫家在創作中所青睞的粗獷筆觸。藤田的線條雖然型態纖細,但細節飽滿。比如,畫中藝術家的雙眼精細到每一根睫毛,栩栩如生。事實上,藤田將其對精確度的天賦歸因於他的近視,認為是近視使他對細節的聚焦如此一絲不苟。

     

     

     


    此次拍品細節

     

      

    貓臉上毛茸茸的條紋由精美的珠光白、棕色與粉紅色水彩繪製而成,藝術家的臉部輪廓和襯衫上的褶皺則由乳白色的高光和陰影修飾。此次拍品作為藤田最受推崇的作品之一,畫中的暈彩效果賦予整體構圖一種近乎雕塑般的質感,觀者第一眼就能感受到個中魅力。

     

     

    作為藤田繆思的貓

     

     

    「我如此喜歡和貓做朋友的原因是它們同時擁有兩種不同的性格:野性的一面和乖順的一面。這就是為什麼它們如此有趣的原因。」—— 藤田嗣治

      

    藤田終生愛貓。貓是他的良伴,也是他作品中的標誌性主題。在剛開始創作斜倚裸體畫時,藤田就開始把貓也加入畫作。很快,當身邊沒有模特時,貓成為他所依賴的主題。藤田說:「因為它們總是在我的工作室中。有時我會在自畫像中把貓放在我身旁,或把它們放在裸體模特身旁,作為我的一種標誌。」 ii

     

     

     


    左:愛德華·馬奈,《帶貓的女人》,約1880年作
    倫敦泰特美術館收藏
    右:奧古斯特·雷諾瓦,《女人與貓》,約1875年作
    華盛頓國家藝廊收藏

     

      

    在藤田的自畫像中,畫家自己是主角,科朋友則作為配角從藝術家的肩膀後方仰視主人。這和愛德華·馬奈的《養貓的女人》(約 1880 年)和奧古斯特·雷諾阿的《養貓的女人》(約 1875 年)中貓主角的表現方式不一樣——在這些畫作中,貓佔據構圖的中心。因此,弗里達·卡蘿的自畫像與藤田的自畫像相比或許更為貼切:為表現她人生中的故事、愛、快樂與悲傷,弗里達也把自己的寵物加入了自畫像。

      

    弗里達因為寵物猴子張福蘭稚趣而頑皮的天性而對它寵愛有加。她因無法生育而十分痛苦,而小猴則給她帶來許多慰藉。弗里達1938 年的《與猴子的自畫像》與藤田《與貓的自畫像》有著耐人尋味的可比性:兩位藝術家都在畫中展露自信十足的神情,嘴唇微翹,目光直視觀眾。不同的是,弗里達的猴子用胳膊摟著她的脖子,顯得溫柔而關愛備至;而藤田的貓以充滿光澤的皮毛和尖露的小虎牙攫取觀者的注意力,暗示著它骨子裡的野性。

      

    然而,貓在日本民間傳說中以象徵好運而著稱、被視為會給養貓人招來繁榮財富的吉祥物。因此,藤田描繪的這顆尖牙或許可以被理解為貓的保衛本能與忠誠。

     

     

     


    弗里達·卡羅,《與猴子的自畫像》,1938年作
    奧爾布賴特 - 諾克斯美術館藏

     2021 Banco de México Diego Rivera Frida Kahlo Museums Trust, Mexico, D.F.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與貓的自畫像》創作於藤田在巴黎的第一個創作階段的尾聲,適逢他準備帶上愛人瑪德琳離開城市,開始環遊拉丁美洲的旅程。 這幅作品展示了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之間的完美平衡,體現了推動藤田成為二十世紀最具影響力畫家之一的風格與獨創性。
     

     

    藏家之選 
     

     

    出生於東京的藤田嗣治風格怪誕,是二十世紀早期巴黎畫派中的一員健將。他通過跨文化的創作銜接傳統與現代,用植根於日本美術傳統的精湛技法描繪了許多關於女性裸體和貓的名作。他最近的回顧展分別在箱根 Pola 美術館(2021 年 4 月 17 日至9 月 5 日)、東京都美術館(2018 年 7 月 31 日至 10 月 8 日)和巴黎馬約爾博物館(2018 年 3 月 7 日至 7 月 15 日)舉辦。他的作品被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芝加哥藝術學院、洛杉磯郡立美術館與和華盛頓特國家藝廊等機構收藏。

     

     

    阿涅絲·波西耶,〈重獲青睞:巴黎二十世紀20年代超越畢加索的日本大師〉,〈衛報〉,2018年4月15日,載自網絡

    ii 藤田嗣治,菲利斯·伯恩鮑姆,〈一線榮耀:橫跨東西方的藝術家藤田嗣治的一生〉,紐約,2006年,第113頁

    • 來源

      日本私人收藏
      紐約,佳士得,1998年11月20日,拍品編號855
      巴黎私人收藏
      私人收藏
      倫敦私人收藏
      香港,佳士得,2011年11月26日,拍品編號1009
      現藏者購自上述拍賣

    • 過往展覽

      迪納爾,藝術展覽館與影節宮,〈藤田:在蒙帕納斯的日本大師〉,2004年6月27日-9月25日,圖版編號66,第82、185頁 (圖版)
      巴黎,Félix Vercel 畫廊,〈藤田嗣治消失40週年〉,2007年11月-2008年1月,圖版編號1 (圖版)

瑞秀樓珍藏

22

《與貓的自畫像》

款識:嗣治 Foujita 1931 (右中)
綜合媒材 絹本
44.5 x 34.2 公分 (17 1/2 x 13 1/2 英寸)
1931年作,並附Sylvie Buisson所發之保證書。

Full Cataloguing

估價
HK$4,000,000 - 6,000,000 
€456,000-684,000
$513,000-769,000

成交價HK$5,292,000

聯絡專家

雪鸞
晚間拍賣主管暨專家
+852 2318 2026
[email protected]

富藝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獻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香港拍賣 2021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