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wa Juszkiewicz - 20th Century & 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 in Association with Poly Auction Hong Kong Tuesday, November 30, 2021 | Phillips

建立您的首份清單。

分享及管理拍品的方法。

  • 「我的手勢是打破陳詞濫調、推翻既成秩序的工具。我將古典的和與藝術史相關的替換為源於自然和感官的東西。矛盾的是,我希望通過將這些肖像覆蓋,來展現個體、個性、情感。我希望帶出其中的生命力。」——伊娃·尤斯凱維奇

     

    作為當代藝術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波蘭畫家伊娃·尤斯凱維奇備受熱議且勢頭不斷突飛猛進。繼去年由著名的高古軒畫廊代理之後,她在畫廊的紐約空間舉辦了一場個展,而她在阿爾敏·莱希畫廊的倫敦和巴黎兩地空間舉辦的個展亦雙雙售罄。作為藝術家進入亞洲拍賣市場的首件作品,《挪用》以動人的意象完美展現了尤斯凱維奇獨特的風格,以油畫的形式描繪了一個半掩於綠色植物後的大理石女子半身雕像。囊括了藝術家對藝術史中女性模特形象和文化上約定俗成且沿用至今的方式之興趣,尤斯凱維奇在這件作品中將古典主義肖像重新混合,「擾亂了其中的和諧與表象,賦予了這些人物新的生命」。i

     

     

     

    此次拍品於格但斯克市畫廊舉辦的展覽〈骷髏勢必崛起〉展覽現場,2018年7月14日-8月26日
    © Ewa Juszkiewicz

     

     

    理想之美

     

    「我想去講述一個新的故事並創造我自己的語言:模糊的、濃厚的、自然且有機的。」——伊娃·尤斯凱維奇

     

    1984年出生於波蘭格但斯克,並獲得克拉科夫美術學院的博士學位,尤斯凱維奇自藝術生涯起步時期便對肖像畫這一題材有著濃厚興趣。雖然她被西方古典肖像畫的藝術性和技巧深深打動,但尤斯凱維奇在其觀察中也驚異地發現,在男性主導的凝視下,女性往往被描繪成順從和被動的形象。正如她所解釋的那樣,「她們擺出的姿勢、姿態,以及面部表情都是相似的,且毫不流露任何深刻的情感或個性。因此,我產生了一股想要借鑒那些肖像並與之展開對話的強烈慾望。我被一種想要為歷史注入新的生命力,或者說在它的基礎上去創造屬於自己故事的慾望所驅使。」 ii

     

     

     

     左:《米洛的維納斯》,羅浮宮收藏
    右:《阿芙羅狄忒/維納斯半身像》,利物浦博物館收藏

     

     

    指涉著作品的標題,《挪用》讓人立即想起古希臘和古羅馬理想化的人體石刻雕像,它們比例完美,體型勻稱,象徵著崇高的肉體和精神。事實上,在本件作品中,半身像捲曲的頭髮挽至完美對稱的臉部兩旁,與古希臘對代表美麗的女神阿芙羅狄忒,以及古羅馬對女神維納斯的描繪極為相似——例如現今收藏於巴黎羅浮宮的希臘化時期著名雕像《米洛的維納斯》。

     

     

     

    吉安·洛倫佐·貝尼尼,《美杜莎的頭》,1630年作

    羅馬保守宮收藏

     

     

    眾所周知,維納斯和阿芙羅狄忒由古至今都象徵著愛、慾望、激情和歡愉,尤斯凱維奇將這些象徵意義連根拔起,並且用茂密(有些已經枯萎、發黃)的樹葉巧妙地將《挪用》中的人物大理石般光滑、毫無表情的面孔掩蓋了一部分。因此,透過用玷污和墮落之物替換藝術史中大理石般古典主義完美的涵義,尤斯凱維奇的人物如夢似幻地歸於塵土——這或許影射著神話中的美杜莎,她將詛咒用作對抗男性凝視的強大護盾。在美化與怪誕、戲劇性與自然之間取得完美平衡,尤斯凱維奇打破了人們對理想之美的刻板印象,對圍繞女性身分展開的所有權和女性貶抑概念發起挑戰,擊碎了人們往往期望的女性作為背景裝飾品這一角色的癡迷和幻想。

     

     尤斯凱維奇的超現實主義肖像畫

      

     

     

    左:伊娃·尤斯凱維奇,《無題(摹約瑟夫·卡爾·施蒂勒)》,2020年作

    © Ewa Juszkiewicz

    右:約瑟夫·卡爾·施蒂勒,《奧古斯特·施特羅貝爾肖像》,1828年作

     

     

    雖然本件作品無疑是向古典主義藝術的致敬,但尤斯凱維奇對色彩的強烈敏感度和對油畫媒介的精妙使用進一步彰顯了其創作手法與文藝復興時期和19世紀古典大師繪畫的相通之處。然而,尤斯凱維奇的肖像畫充滿了超現實主義精神(超現實主義是源於1910年代末、1920年代初的一場藝術、文學運動,該運動嘗試借助潛意識來釋放想像的力量),並以當代的視角對這一題材進行了創新。

     

    弗里達·卡羅引人深思的自畫像與本件作品也有著有趣的可比之處,因為兩位藝術家的作品都對人們如何看待和理解女性及女性身體展開探索,並完全駁回了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對「女性想要什麼?」的提問。通過在作品中融入象徵意義和隱喻來探討女性身分最複雜的方方面面,卡羅和尤斯凱維奇顛覆性的表現傳遞了一種具有無限可能的內在世界觀,沒有任何一個單一的提問能夠涵蓋所有女性想像的本質。

     

     

     

    弗里達·卡羅,《自畫像,獻給伊洛瑟博士》,1940年作
     2021 Banco de México Diego Rivera Frida Kahlo Museums Trust, Mexico, D.F.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我是我自己的繆斯,是我最了解的主題,是我想要了解更多的主題。」——弗里達·卡羅

     

    然而,卡羅通過在作品中呈現自己的形象、突顯自己的特徵,以及從自己的情感出發來打破人們對女性樣貌和行為準則的期望,從而對這一點展開探索,而尤斯凱維奇則是通過與現代社會的對話來改變歷史的型態,對既定規範的本質進行改變和破壞。正如辛蒂·雪曼具有社會批判性的《歷史人物肖像》(尤斯凱維奇表示其作品受到雪曼之影響),本件作品通過挪用藝術史中對女性的表現,並使其充滿矛盾和對立,呈現給觀者三重涵義,促使他們去思考此類身分表現之延續。

     

     

     

    朱莉·柯蒂斯,《蝸牛》,2018年作
    富藝斯香港與保利拍賣聯合晚間拍賣,拍品編號6

    估價: HK$ 400,000 - 600,000 /  US$ 51,300 - 76,900

     

     

    在當代藝術家中,法國/越南藝術家朱莉·柯蒂斯的作品與尤斯凱維奇的有著一定的可比之處。柯蒂斯同樣通過一種氛圍怪異,展現隱藏與顯露這兩種相對概念的方式,對女性原型進行重塑。柯蒂斯的繪畫風格有著充滿意象的線條、陰影和色彩,在怪異和庸常的平衡之間喚起夢幻般的特質,然而尤斯凱維奇的肖像畫中所具有的超凡脫俗則轉向一種具有諷刺性的方向。通過改變其挪用人物的外貌特徵,使之無法辨認,或將其換成多孔菌、昆蟲、花束、部落面具或垂掛的織物,尤斯凱維奇賦予其人物個性,並成功地創作出形式上接近古典,但概念上激進的作品。

     

    正如她所解釋的那樣,「在這些畫作中,我希望通過對一幅肖像進行覆蓋或修飾,去打破人們所熟悉的秩序,粉碎對女性美統一、傳統的形象。通過古典繪畫的蛻變,我改變對它們的詮釋,並激發全新、另一可能的聯想...通過將與藝術史和傳統相關的元素和源於自然和感官的元素進行交織,我希望去釋放那些從前被傳統所掩蓋的表達、情感和生命力。」ii

     

     

    藏家之選

     

    作為當代最著名的波蘭畫家之一,尤斯凱維奇的作品曾在全世界許多畫廊廣泛展覽,其中包括在高古軒畫廊的紐約空間(2020年11月17日至2021年1月4日)和阿爾敏·莱希畫廊在巴黎(2021年9月4日至10月9日)和倫敦(2020年6月18日至7月31日)兩地空間。

     

    她的作品目前正在法國蓬皮杜中心梅斯分館舉辦的展覽〈阿爾欽博托:面對面〉(2021年5月29日至11月22日)中展出。

     

    尤斯凱維奇的作品獲得了許多著名美術館的收藏,其中包括格但斯克國家博物館、華沙現代藝術博物館、波蘭BWA別爾斯克畫廊,以及波蘭什切青當代美術館。

     

     

    i 伊娃·尤斯凱維奇,引述於 Lucy Rees,〈伊娃·尤斯凱維奇的超現實主義繪畫挑戰女性在藝術中的角色〉,〈Galerie〉,2019年10月9日,載自網路

    ii 伊娃·尤斯凱維奇,引述於 Claire Selvin,〈畫家 伊娃·尤斯凱維奇希望打碎關於美的傳統理念〉,〈藝術新聞〉,2020年11月25日,載自網路

    • 來源

      華沙,lokal_30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 過往展覽

      格但斯克市畫廊,骷髏必將崛起,2018年7月14日至8月26日

重要波蘭收藏

57

《挪用》

款識 Eva Juszkiewicz《'Appropriation'》2018(畫背)
油彩 畫布
80 x 60 公分 (31 1/2 x 23 5/8 英寸)
2018年作

Full Cataloguing

估價
HK$400,000 - 600,000 
€45,300-68,000
$51,300-76,900

成交價HK$1,890,000

聯絡專家

雪鸞
晚間拍賣主管暨專家
+852 2318 2026
[email protected]

富藝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獻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香港拍賣 2021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