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ie Curtiss - 20th Century & 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 in Association with Poly Auction Hong Kong Tuesday, November 30, 2021 | Phillips

建立您的首份清單。

分享及管理拍品的方法。

  • 「頭髮本身是無定形的,但你可以塑造它; 它既慵懶又活潑......我喜歡繪畫中頭髮的花紋和重複性,它具有催眠性的吸引力。」—— 朱莉·柯蒂斯

      

    2018 年,就在次年春天她在安東·克恩畫廊舉辦的首次個展取得重大成功不久前,法裔越南藝術家朱莉·柯蒂斯創作了此次拍品,《蝸牛》。《蝸牛》是一幅出自藝術家獨特創作體系的絕妙畫作; 畫中主角站在粉色摩卡咖啡背景下,她的頭髮緊緊扭成兩個螺旋狀的髮髻,讓人聯想到盤繞的蝸牛殼,戲謔地影射著作品的標題。 與葛哈·李希特著名的 《貝蒂》(1988年作)相比較,兩件作品的主角都背對觀眾,通過隱藏的臉龐來營造一種神秘感——這也是柯蒂斯繪畫的標誌性特徵,以「指向難以捉摸的自我」。 正如她解釋道:「我可以在作品的各處提供線索來暗示角色的個性和內心生活,而將線索拼湊成圖的任務留給觀眾。」i

     

     


    格哈特·里希特,《貝蒂》,1988 年作
    美國聖路易斯藝術博物館收藏

    頭髮的顛覆性力量

     

    柯蒂斯 1982 年出生於巴黎,在法國國立高等美術學院獲得文學學士和美術碩士學位。 然而,在2005 年她在芝加哥藝術學院接受美術訓練時才開始改變對世界的看法;她將其形容為一個關鍵轉折點。 沉浸在這座城市蓬勃發展的藝術文化和亞文化圈子中,藝術家在芝加哥意象派——例如包括吉姆·法爾科納、格拉迪斯·尼爾森和克里斯蒂娜·蘭伯格等大學校友等——的作品中找到靈感,而後者的作品經常被拿來與柯蒂斯的作品作比較,因為他們同樣鍾情於描繪頭髮,以及探索對身份和女性氣質的看法。

     

     

    Fall', Bridget Riley, 1963 | Tate

    布里奇特·賴利,《下墜》,1963 年作
    倫敦泰特美術館收藏
    ©布里奇特·賴利2021 保留所有權利

     

    事實上,就像蘭伯格一樣,柯蒂斯將有形元素轉化為她畫布上的抽象實體,並用戲劇性的陰影渲染。這有助於增加一種異常的較淺的深度,而這亦被 KAWS 等藝術家所讚譽(柯蒂斯在 2014 年至 2018 年間在KAWS工作室工作)。 這表明了她對流行文化意象、漫畫書和日本漫畫的興趣——而我們也可以在本作品主題中的莉亞公主式太空包頭髮中看到這一點。

     

    柯蒂斯的獨特技術促成這種美學,她使用「具有啞光效果和高度著色」的顏料 ii 來達到與水粉顏料相似的效果。 然而,儘管她的作品因其形象化、扁平化的美學而立即被認出——這立即引起了藝術家洛伊∙霍洛韋爾的注意,他「不得不親自去看 [柯蒂斯的作品],因為 Instagram 撒謊」iii—— 重複的細節令人想起布里奇特·賴利式的催眠朦朧感,例如《蝸牛》生動地利用線條突出女孩盤繞包子髮髻。柯蒂斯以扭曲的方式呈現生活中熟悉的視覺效果,巧妙地平衡了模糊與精確、再現與超現實,形成夢幻般的構圖,既夢幻又令人不安。

     

     

    Princess Leia's Defender Sporting Blaster: specs & cosplay | Star Wars Amino

    嘉莉·費雪飾演的莉亞公主,《星球大戰》,1977 年

    「只要我繼續從事藝術創作,頭髮就一直存在……我一直對人造與自然的對立非常感興趣,這一直是我作品中的一個不變主題。」——朱莉·柯蒂斯

    頭髮作為一個人身份的決定性特徵在整個藝術史上都不斷有藝術家探索過這個題材,從桑德羅·波提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1485-1486) 中理想化的美麗女神飄逸的頭髮,到 18 世紀和 19 世紀肖像的風格化髮型,再到埃德加·德加著名的小舞者,雕刻的辮子繫著蝴蝶結。 對於柯蒂斯來說,對這個題材的迷戀始於十幾歲時,她「在[她的]閣樓裡發現了屬於[她]母親和[她]阿姨的舊辮子」, 然後因為她「意識到我們身體的這一部分在我們離世後仍會保留很久。」 iv

     

     



    左:埃德加·德加,《14歲的小舞者》(局部),1922年鑄造,2018年( 芭蕾舞短裙)
    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收藏
    右:多梅尼克·格諾利,《捲曲的紅頭髮》,1969 年作
    © 2021 Domenico Gnoli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 SIAE, Rome

     

    畫中緊身剪裁的構圖框架進一步讓人想起意大利畫家多梅尼克·格諾利的創作手法,雖然柯蒂斯與格諾利一樣為平庸的頭髮注入了銳利的個性,但驅動她的創作概念的並不是對頭髮的描繪慾望本身。 正如柯蒂斯解釋道:「 這是因為所有與之相關的事物:親密、身份、文化、美的概念、動物性、原始性。 頭髮被稱為『附屬器官』。 這是多麼奇怪啊! 它既是生的又是死的。 我認為我很多的作品都是關於內在和外在的,而頭髮也有著相同的特質。我用頭髮覆蓋各種物體,以此提醒人們我們所感知到的外部世界是主觀性的,往往受到內心世界的影響。」 v

     

    《蝸牛》這件作品完美地體現了柯蒂斯是如何通過超現實主義的怪誕氛圍來重塑女性形象的。《蝸牛》 中主角重複卷髮圖案十分抽象並令人着迷。柯蒂斯將畫中主角設定為背對觀眾的角度,從而抹去她身上任何明確的特征,以此重新定義了藝術家所說的「交流和誘惑的工具」vi。由此,柯蒂斯探索了女性層次複雜的內心與被物化的單一女性形象之間,不對稱的關係。

     

     

     

    朱莉·柯蒂斯於工作室,2020年
    視頻由白立方畫廊提供

     

    藏家之選

     

    柯蒂斯現居紐約布魯克林,近年來參與眾多展覽,其中包括在倫敦的白立方畫廊(2021 年)和紐約的安東·克恩畫廊(2020 年、2019 年)的展覽。明年,她將在紐約安東·克恩畫廊舉辦個展。

     

    柯蒂斯的作品被世界各地眾多博物館收藏,其中包括洛杉磯郡立藝術館、日本真希收藏、 紐約布朗克斯博物館、俄亥俄州哥倫布藝術博物館、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藝術中心、和上海余德耀美術館。

     

    她的最高拍賣成績由紐約富藝斯在2021 年 6 月由創下;當時《三名寡婦》(2016 年作)以 466,200 美元加買家佣金成交,而預售估價為 110,000 美元至 150,000 美元。

     

     



    朱莉·柯蒂斯,《三名寡婦》,2016年作
    由紐約富藝斯於 2021 年 6 月 23 日以 466,200 美元成交價售出

     

     

     朱莉·柯蒂斯,引述於瑪麗亞·澤姆佐娃〈拼湊朱莉·柯蒂斯繪畫中的拼圖〉,〈藝術迷陣雜誌〉,2019年2月15日,載自網路

    ii 朱莉·柯蒂斯,引述於埃米莉·伯恩斯〈與朱莉·柯蒂斯的問答〉,〈馬克雜誌〉,載自網路

    iii 洛伊∙霍洛韋爾,引述於多迪·卡贊健〈藝術家朱莉·柯蒂斯如何用她古怪、令人毛骨悚然的新超現實主義掀起波瀾〉,〈時尚雜誌〉,2020年4月16日,載自網路

    iv 朱莉·柯蒂斯,引述於埃文·普里科〈朱莉·柯蒂斯: 野性的東西在何方〉,〈Juxtapoz〉,2019年,載自網路

    朱莉·柯蒂斯,引述於瑪麗娜·佩雷斯〈朱莉·柯蒂斯: 視覺的複雜性〉,〈金屬雜誌〉,載自網路

    vi 朱莉·柯蒂斯,引述於〈朱莉·柯蒂斯藝術家簡介〉,〈白立方畫廊〉,載自網路

     

    • 來源

      羅馬,T293 畫廊
      紐約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重要珍藏

6

《蝸牛》

款識: Julie CuRTiSS《Escargot》, 2018(畫背)
乙烯顏料 油彩 畫布
45.7 x 35.6 公分 (18 x 14 英寸)
2018年作

Full Cataloguing

估價
HK$400,000 - 600,000 
€45,300-68,000
$51,300-76,900

成交價HK$1,449,000

聯絡專家

雪鸞
晚間拍賣主管暨專家
+852 2318 2026
[email protected]

富藝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獻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香港拍賣 2021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