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您的首份清單。

分享及管理拍品的方法。

  • 「太空可能是最後的邊疆,但它是在好萊塢的地下室裡製造的。」——嗆辣紅椒樂隊

    喬爾·梅斯勒1974年出生於加利福尼亞州的洛杉磯。出於自幼對藝術的興趣,他在1999年獲得了舊金山藝術學院的藝術創作碩士學位。在2000年代初期,他一直都在畫畫,直到2007年,他跟隨愛慕的對象來到紐約,不久後,在中國城開了一家名為Rental的畫廊,於是他的創作暫時停止。在Rental畫廊於2010年關閉之後,梅斯勒在接下來的二十年中經營了好幾家畫廊,包括開在紐約的Feuer/Mesler和Untitled,開在哈德遜的Retrospective,以及在東漢普頓第三次開辦Rental畫廊。但是在2015年,他再次拿起畫筆,並在此後舉辦了多個備受讚譽的展覽。其中尤其值得關注的是,2018年在紐約的Harper’s Books畫廊和在倫敦的Simon Lee畫廊,2017年在洛杉磯的Kantor畫廊,以及2016年在巴黎的Torri畫廊的這些展覽。近期,梅斯勒在洛杉磯的David Kordandsky畫廊舉辦了個展(2021年1月23日至3月6日),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展出的作品即刻售罄,留下了一列長長的等候購買者。藝術家在著名的厲蔚閣畫廊的展覽《喬爾·梅斯勒:起初》即將於2021年6月23日在香港開幕,它將標誌梅斯勒在亞洲的首次個展。

     

     


    喬爾·梅斯勒,《投降》,David Kordandsky畫廊,2021年1月23日至3月6日
    圖片來源:Eric Minh Sweson


    標誌性的比佛利山莊大飯店

     

    作為梅斯勒進入亞洲拍賣的第二幅作品,且是他進入拍賣的最大油畫作品,《無題 (Tony Chang 去荷里活)》有著巨大的尺幅,以近2米的長度立即吸引人們的目光。創作於2019年,這幅畫作用充滿活力的壓克力顏料直接繪於畫布表面,絕妙地體現了梅斯勒獨特、俏皮的美學風格。具有梅斯勒獨特、動人的視覺繪畫風格, 《無題 (Tony Chang 去荷里活)》以簡約的圖像、強烈而極簡的色彩、清晰的線條共同形成背景的圖案以及畫面中央直接指涉標題的「好萊塢」字樣。醒目的芭蕉葉圖案以深淺不同的綠色交織於整個畫面,其設計讓人聯想到洛杉磯比佛利山莊大飯店的壁紙所用的著名的馬提尼克島圖案。

     


    比佛利山莊大飯店室內,洛杉磯,展示了著名的馬提尼克島圖案

     

     

    自1912年開業以來,比佛利山莊大飯店就浸染在好萊塢的歷史之中,並很快成為城中最耀眼明星的社交場所,被視為大牌明星、金融家和攝影棚大咖們看人和被看見的地方。通過許多經典電影,它從好萊塢步入國際銀幕,使這座「粉紅宮殿」的魅力譽滿全球。人們所熟悉的比佛利山莊大飯店的白色和綠色構成的熱帶芭蕉葉條紋壁紙由CW Stockwell設計,並由室內裝飾師Don Loper在1949年引入這家當時剛剛裝修完成的酒店。此後,其醒目且充滿活力的圖形設計被譽為世界上最知名的印花之一,並成為南加州風格的代名詞。

     

    馬提尼克島設計在酒店客人和設計師中都享有標誌性的地位,且眾所週知成為了眾多創意人士絕佳的靈感來源,在Dolce&Gabbana和Michael Kors等品牌的產品系列中,在瑪麗亞·凱里等藝術家的多白金唱片封面中,以及電視、電影大片的背景中都可以看到它的身影,包括極受歡迎的電視劇《老友記》以及1978年的美國喜劇電影《加利福尼亞套房》,其主演瑪姬·史密斯因劇中角色奪得奧斯卡獎。

     

     

    《加利福尼亞套房》,1978年,瑪姬·史密斯於比佛利山莊大飯店

     

     

    確實,在對梅斯勒2017年的展覽《窮困潦倒在比佛利山莊》展開頭腦風暴時,策劃該展覽的畫商給梅斯勒發了一張來自著名的比佛利山莊大飯店的照片。回憶如電光石火直擊藝術家,他記起曾經在酒店的Polo酒吧與家人一起吃復活節早午餐,那次的早午餐正是他父母相持不下的離婚之始。當他的父親掀了桌子,「把班尼迪克蛋濺到他妻子的腿上,並大聲喊著:『我再也受不了了!』,這頓飯就此作罷。11歲的喬爾追著狂躁的父親出門,而母親則開著棕褐色梅賽德斯旅行車緊跟其後」i。回想起他收到短信的那一刻,梅斯勒說:「我記得我抓著牆紙,它都嵌進了指甲裡」,並立即決定「這就是我的下一個系列作品的素材」i。該主題在《無題 (Tony Chang 去荷里活)》中得到了重要表達。這件重要的作品可以被看作是梅斯勒這一時期繪畫風格的結晶。

     

    像蛇一樣狡猾

     

    然而,在高大的芭蕉葉中間穿行和纏繞的,是一條用重複的鑽石花紋鑲嵌的紅寶石色的蛇。它盤繞的形狀指涉著聖經故事中的的蛇,因引誘夏娃,導致亞當和夏娃偷吃「善惡知識之樹」的禁果而被逐出伊甸園,標誌著人類所有罪惡和苦難的開始。梅斯勒不斷在其作品中使用這一圖案——有時蛇的頭和尾被指著的手所替代,指涉聖經故事中的創世紀。在本件畫作中,蛇的身體顯示不全,頭部和身體均不在畫布範圍之內。因此,它令人恐懼的形象接近於抽象,並不明顯,使之顯得更加狡猾,其危險深藏不露。當它纏繞「HOLLYWOOD」文本之間,也將這座星光熠熠之城所具有的誘惑之隱喻引入作品之中。

     
     

     

    特芬但特·法拉利,《被蛇引誘的夏娃》,約1520-25年作
    密歇根大學藝術博物館收藏

     

     

    《無題 (Tony Chang 去荷里活)》中蛇收縮的身體進一步讓人回想起其他在作品中以爬行動物為主題的當代藝術家。其中最著名的是美國藝術家凱斯·哈林,他的視覺詞彙與梅斯勒一樣,具有高度辨識性的線條和符號語彙的特徵。除了蝙蝠和怪物之外,哈林曾在作品中探索蛇的形象,隱喻地獄般的情境或恐懼的概念。但與此同時,哈林也曾使用蛇的圖案來喚起感官意味或象徵知識,因為他認為相互對立的特徵是齊頭並進的。兩位藝術家的作品均以卡通般的元素展開實驗,並通過圖像式的簡潔形式向你我傳遞其信息。

     

     

    凱斯·哈林,《無題》1984年作
    © 哈林基金會

     

     

    《無題 (Tony Chang 去荷里活)》

     

    雖然含義相對模糊,但作品的標題《無題 (Tony Chang 去荷里活)》或許與演員Tony Chang有著一定的聯繫,Tony Chang出演過1984年的動作片《僱傭英雄》和1991年的驚悚片《喋血狂奔》。但與此同時,標題也可以更廣泛地理解為對那些前往「夢想之城」的人們之無數故事的暗示。渴望獲得命運的垂青,在好萊塢功成名就的人們,在追逐自己野心的同時,李山上的好萊塢標誌也許正在暗處伺機摧毀他們。

     


    好萊塢標誌,李山,洛杉磯

     

    《無題 (Tony Chang 去荷里活)》散發著他作品中典型的憂鬱式幽默,展現了梅斯勒通過對語言與他獨特的繪畫風格的巧妙融合,去對童年和長大成人過程中自我發現的旅程展開自傳式探索,在此過程中,「判決之手指向標誌著他個人進化創世紀中重要時刻的地理位置」ii

     


    本件作品(局部)


    他不動聲色的幽默延續至出作品的背面,在那兒,梅斯勒在畫布上蓋上了「喬爾·梅斯勒遺產」的印章。加蓋這一印章表現了他對藝術世界動態的深刻理解,包括藝術作品來源的重要性,同時也歸結為他對生命之短暫的尊重。正如梅斯勒自己所說的,「一切都被製造出來,直到不再被製造為止。」iii


     


    i 喬爾·梅斯勒,引述於《The Alphabet of Creation (For Now)》新聞稿,Simon Lee畫廊,2018年,載自網路
    ii《The Alphabet of Creation (For Now)》新聞稿,Simon Lee畫廊,2018年,載自網路
    iii喬爾·梅斯勒,引述於Boris Kachka,《一名畫商是如何成為新銳畫家的》,《紐約時報》,2018年6月19日

     

    • 來源

      紐約,Rental 畫廊
      亞洲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6

《無題 (Tony Chang 去荷里活)》

款識: The Estate of Joel Mesler Joel Mesler 2019 (畫布邊緣)
壓克力 麻布
116.8 x 193 公分 (45 7/8 x 76 英寸)
2019年作

Full Cataloguing

估價
HK$400,000 - 600,000 
€42,100-63,100
$51,300-76,900

成交價HK$1,638,000

聯絡專家

雪鸞
晚間拍賣主管暨專家
[email protected]

富藝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獻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香港拍賣2021年6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