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haru Shiota - 20th Century & 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 in association with Yongle Hong Kong Thursday, December 1, 2022 | Phillips

建立您的首份清單。

分享及管理拍品的方法。

  • 「線賦予我探索空間的能力,它們一層一層堆積,像夜空一樣,逐漸擴展到宇宙中。」
    —— 鹽田千春

     

    日本藝術家鹽田千春運用棉線塑造出沉浸式的裝置和雕塑作品,如若在空中編織出超凡的維度空間。鹽田的作品給予過去和現在碰撞的機會,化無形為有形。藝術家巧妙熟練地將個人記憶與人類存在等抽象概念在現實中具象化,她的作品中充滿了關於缺席的情感力量,使人難以忘懷。

     

    在其作品中,鹽田千春主要以紅、黑或白色為主色。這幾種顏色分別代表了人際之間(紅)、宇宙和未知宇宙之間(黑)、永恆的純潔和新開始之間(白)相互交織的關係。通過這些統一色調的空間,鹽田將觀賞者的注意力集中到空間中心被線纏繞的主要物體之上,讓觀賞者能夠不受干擾地投入到觀看作品時所產生的情感中。同時,她的大型、定點裝置藝術更是鼓勵了觀眾與作品之間的互動,經常創造機會讓觀賞者於作品之中四處穿行以全面了解作品,推動觀賞者將身體和情感都投入其中。

     

     

    缺席的存在

     

    鹽田千春的編織雕塑以陌生人的日常物件為基礎,在纏繞之下仿佛將每件物品的時間凝止,使瞬間即逝的記憶具象化、讓它變得可以觸碰。這些物品——例如在此次拍品中的和服——承載著象徵性的個人內涵或文化意義。每件在縱橫交錯的網中被呈現的物品對於藝術家來說都代表著淒美的個人故事:「許多年前,我在柏林的跳蚤市場買了一些舊手提箱。當我回到家打開它們的時候,我感受到了手提箱前主人的存在。即使我從來沒有遇見過他們,卻能感受到他們。我相信圍繞在我們身邊的物品都積攢著我們的存在。就如當我在早晨離開我的床時,你能看見我身體在被單中留下的痕跡一樣。」i

     

    「現在沒有人在,但是有存在的痕跡。這便是我作品的主題。這裡同時有人卻又沒有人。而且,這些物品的舊主人所留下的使用痕跡也依然可見。」
    —— 鹽田千春

     

    在《生存的狀態( 男孩的和服)》中,衣服下空蕩的空間轉而更加強調了前主人的印記。鹽田千春的作品在探索將不存在的身體變得可觸碰的同時,更是彌合了具象物質和抽象概念之間的差距。就像迷宮一樣,無數的線交織和圍繞在這些物體上,暗喻了錯綜複雜的人類羈絆、情感和記憶。由此,藝術家塑造出一個深刻且充滿意境的情感空間。而這空間此前僅存在於抽象的概念之中。

     

     

    記憶的容器

     

    雖然衣服本身的性質極其普通,但它們卻是特別的記憶容器。衣服比它們的主人更長壽——它們的存在隱射著主人本身永久的缺席。身體來了又走,但曾經承載這些身體的衣服卻留存了下來。懸掛於空中,披上了一層朦朧的偽裝。

     

    「衣物是……一種與記憶有關的運用……它讓我得以探索過去……讓我感受到當時穿著它的感覺……」
    —— 路易絲·布爾喬亞

      

    與鹽田千春同時代的藝術家路易絲·布爾喬亞和草間彌生都曾在描繪失去的情感和記憶時,利用編織物和服裝作為表達的渠道。路易絲·布爾喬亞的母親在她22歲時去世;布爾喬亞在作品中利用了母親生前的衣物,或是其他被裁剪過、暴露著縫線的布料,而其他的則保持原狀。布爾喬亞青年時期的物品,像這件在《粉紅和藍色的日子》中所展出的粉紅色絲綢外套,成為了紀念藝術家年輕時光的信物。它們被自由地懸掛著,或是被縫合起來以暗示人的存在。同樣地,草間彌生也曾創作過具有獨特觸感的衣物,並賦予它們立體的雕塑維度。然而,相比起鹽田千春和布爾喬亞,草間彌生的衣服作品創作靈感則源於她無止盡的幻覺,以及對把自己標誌性的原點、網狀和生物形態圖案覆蓋宇宙(包括身體)的渴望。這些服裝也被應用在她的行為藝術作品之中——她的參演者都穿著由她設計的衣服。

     

     

    此次拍品細節

     

    鹽田千春和布爾喬亞都以感性的態度對待她們作品中的的衣物。以《生存的狀態(男孩的和服)》為例,作品的製作花費藝術家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過程猶如坐禪、冥想一般。鹽田將一件物品用絲線不斷纏繞並懸置於金屬框架之內;這種將信物包裹起來的行為表達了藝術家對它的一種柔情的保護。這些金屬框架如陳列櫃一樣,像信封般把這些物品和其歷史裝載其中,並將其凍結在這一瞬間,以紀念和保存物品所蘊含的故事。

     

     

    編織連結

     

    「我的所有作品都受到我的生活或個人情感的啟發。我試圖將這種情感擴展成更具有普遍性的事物,以與他人產生連結。我試圖在我的藝術作品中表達我永遠無法(用語言)詮釋的情感。」
    —— 鹽田千春

     

    繩線是鹽田千春最標誌性的創作媒介,更是她逃離傳統畫布媒介的方式。相比起顏料,鹽田千春與繩子有著更深刻的心理連結,並開始用繩線創作行為藝術和裝置藝術:「當你開始編織繩線時,這是一種與空間的交流,著就像在空中中作畫一樣。」ii 鹽田千春最初於1999年首次以繩子作為媒介,在大型藝術裝置《做夢時間》對此媒介的使用經進行了探索。在這件作品中,她將450隻鞋子用紅繩連接起來,並將所有繩子末端拉向一個中心點,再懸掛在由黑線形成的房屋輪廓之下。

     

     

    《做夢時間》,1999年作,於柏林亞洲美術館/ Prüss & Ochs畫廊展覽現場,德國柏林
    藝術品:© 2022 藝術家權力協會 (ARS),紐約 / VG Bild-Kunst,波恩

     

    雖然鹽田千春的雕塑和裝置本身源於個人體驗,但卻探索了具有普世共鳴的情感主題。 鹽田在2015年代表日本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威尼斯周圍延伸,她當時的作品運用了從威尼斯當地收集的船隻、紅線由船外伸展而出,線中纏繞了許多生鏽的鑰匙,全數懸掛在船隻上方。這件作品以船的形象指喻了現代移民和僑民現象,每艘船都包含其獨特的歷史和獨一無二的人類生活軌跡。儘管他們身體不復存在,但每位曾經的旅行者的存在感彷彿仍能被感受得到。鹽田千春表示:「我希望通過創建一個網,將每個人的記憶包裹起來,照亮人際關係」iii。 像《手中的鑰匙》(2015年作)一樣,此次拍品所屬的《存在的狀態》系列也可以被看作是一種對人生、存在感、以及生與死之間的聯繫等主題的評論和探索。

     

     

    鹽田於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日本館中的裝置藝術品《手中的鑰匙》,2015年作
    藝術品:© 2022 藝術家權力協會 (ARS),紐約 / VG Bild-Kunst,波恩

     

    藏家之選

     

    鹽田千春1972年出生於大阪,在京都精華大學學習繪畫,之後在漢堡美術大學、柏林藝術大學和布倫瑞克美術學院繼續她的藝術進修。在布倫瑞克美術學院學習時,她是行為藝術家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的學生。目前,鹽田千春居住在柏林,並在2015年代表日本參加第56屆威尼斯雙年展後在國際上廣獲讚譽。

     

    藝術家迄今為止最大的巡迴回顧展〈顫抖的靈魂〉剛剛於10月在布里斯班的昆士蘭現代藝術畫廊(QAGoMA)閉幕。該展覽先前分別於2021年在上海龍美術館、東京森美術館、釜山美術館、澳大利亞現代藝術畫廊,和印度尼西亞的 MACAN 博物館巡迴展出。此藝術家由 Templon 畫廊、國王畫廊及 Mimmo Scognamiglio Artecontemporanea 畫廊代理。

     

    今春,吉美博物館於2022年3月16日至6月6日期間代表鹽田千春在〈給鹽田千春的白色地圖〉中展出其作品。〈鹽田千春:多重現實〉目前仍在哥本哈根的 Cisternerne 博物館展出,直到2022年11月30日。

     

     

    鹽田千春於2022年3月在丹麥哥本哈根的 Cisternern 為她的展覽〈多重現實〉接受採訪

     

     

    鹽田千春,引述於 TF 陳,《與鹽田千春一起在家》,《Wallpaper》,2020年6月1日,載自網絡

    ii  鹽田千春,引述於路易斯安那頻道( 路易斯安那現代藝術博物館),《藝術家鹽田千春用繩子在空間中繪畫》,Youtube,2022年4月22日,載自網絡

    iii  鹽田千春,引述於《訪談:鹽田千春》,《Dreamideamachine藝術觀點》, 2017年4月11日,載自網絡

    • 來源

      巴黎,Daniel Templon 畫廊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 過往展覽

      巴黎,Daniel Templon 畫廊,〈小房間〉,2014年6月7日-7月23日

16

《生存的狀態(男孩的和服)》

款識:CS(背面右下)
金屬 黑線 和服
151 x 100 x 80 公分 (59 1/2 x 39 3/8 x 31 1/2 英寸)
2013年作

Full Cataloguing

估價
HK$1,500,000 - 2,500,000 
€184,000-307,000
$192,000-321,000

成交價HK$1,638,000

聯絡專家

雪鸞
晚間拍賣主管暨專家
+852 2318 2026
[email protected]

富藝斯與永樂拍賣聯合呈獻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香港拍賣 2022年1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