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hew Wong - 20th Century & 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 in Association with Poly Auction Hong Kong Tuesday, November 30, 2021 | Phillips

建立您的首份清單。

分享及管理拍品的方法。

  • 「我希望我的繪畫讓各個領域的人們都能在其中找到認同感。我確實相信,很大部分的當代生活中,存在著一種揮之不去的孤獨感或憂鬱感,而在更廣的層面上,我認為我的作品除了反映我的想法、迷戀和衝動,也體現了這一特質」。
    ——王俊傑

    《大自然的教堂》彷彿一曲肌理和色彩的交響樂,喚起一幅樹木捲曲、植被斑駁、吉祥的鯉魚暢遊鈷藍河水的夢幻風景,令人觀之心醉。畫作右上方,兩個小人正往暮色中的池塘爬去。他們在林中寂寥的身影讓池中優雅的天鵝心生好奇、舉頭相迎。斷斷續續的厚塗技法描繪了令人目不暇接的輕觸、圓點、蜿蜒、線條,它們在整幅畫面之中舞蹈、閃爍,隨著王俊傑手中畫筆的節奏忽明忽滅,為觀者奏響了一曲詩意、感傷、平靜和憂鬱的樂章。創作於王俊傑短暫卻多產的藝術生涯晚期,《大自然的教堂》是藝術家不可多得的作品中一件絕佳典範之作。
     


    當前作品細節(局部)

     

     

    王俊傑的繪畫旅程

    「王先生的創作是我所見過最令人無法抗拒的繪畫之一。我深深愛上了他風景畫中那片色彩和斑斑點點的圖案...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體驗,就像第一次聽到一首讓你怦然心動、難以忘懷的歌那樣。」——羅伯塔·史密斯,《紐約時報》 

     

    王俊傑1984年出生於多倫多,但從小跟隨經營面料生意的父母,每隔幾年在加拿大和香港兩地往返生活,直到2007年從密西根大學文化人類學系畢業,最終移居香港。三年後,王俊傑獲得了香港城市大學攝影藝術碩士學位,但直到2012年,他才正式開始專注藝術創作。正如王俊傑所回憶的那樣,「起初我只是買了一本便宜的素描本和一瓶墨,每天弄得一團糟,把墨隨機潑到紙上——將它們攪在一起——希望會出現有趣的效果...很快這就成了唯一支撐我度過每一天的事情。」 i
     

    王俊傑和藝術的關係變得「包羅萬象」i,因為在他不畫畫的時候,他就在香港公共圖書館裡,「寫詩,翻閱大量藝術書籍」ii,「想要在藝術史的大語境中尋找自己的位置。」i 雖然他從未正式學過藝術史,他在腦海中建立了一個驚人的數據庫,裡面儲存著他所仰慕的藝術家和藝術作品。同時,他還無休無止地瀏覽著Instagram、Facebook和Tumblr,並且沈浸在互聯網上與其他創作者的對話之中。他以靈魂作畫,從不打草稿,將東西方的藝術影響完美結合在自己的創作之中,發展出了一種人們一眼即可辨識的獨特美學風格,被《紐約時報》的藝評家羅伯塔·史密斯稱為「他這一代最有才華的畫家之一。」iii

     

    對話藝術史

     

     

    左: 文森·梵谷,《羅納河上的星月夜》,1888年作
    巴黎奧塞博物館收藏   
    右: 詹姆斯·艾伯特·馬克涅爾·惠斯勒,《黑色和金色的夜曲,墜落的火箭》,1875年作
    美國底特律美術館收藏

     

     

    藝術評論常常拿他與文森·梵谷的作品和人生來做比較,而王俊傑的《大自然的教堂》確實讓人聯想起梵谷的星空和旋轉不停、觸手可及的筆觸,尤其因為梵谷的夜空也是繪畫於他生命的最後兩年。在寫給弟弟提奧的一封信中,梵谷將夜空描繪為「比白晝更加鮮活,更加色彩豐富。」詹姆斯·艾伯特·馬克涅爾·惠斯勒也持有這一信念(如他的黃昏夜曲繪畫所示),而王俊傑亦在本件作品中喚起了夜晚的這種美妙和寧靜。夜晚,對王俊傑來說,是探索自己內心深處的重要時光,因為「跟隨自己想像的思緒,或在客廳關了燈看一部電影,都是他每晚從不間斷的活動」,這也說明了「這一與世隔絕的生活方式必然深入並激發其創作。」iv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卡默城堡公園的林蔭道》,1912年作,維也納奧地利美景宮美術館收藏

     

     

    與此同時,雖然《大自然的教堂》中搖曳的白樺林如夢似幻的景色進一步喚起了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畫中寶石色調的華麗場景(他五彩斑斕的風景以削減的深度讓觀者目不暇給),但王俊傑精細、重複的技法則可以與一些點描繪法大師來做比較,譬如亨利-埃德蒙·克羅斯和喬治·秀拉,以及當代的詹妮弗·圭迪,還有草間彌生充滿幻覺的無限之網(參見草間彌生,《無限網 (OPRT)》(2004年),拍品編號25)。儘管在《大自然的教堂》以及王俊傑大範圍的作品中還可以看到無數藝術上的影響,他將這一切共冶一爐,並融入他深入心靈的個人思考,創造出了一種完全屬於自己的視覺語言。
          

     

    左:亨利-埃德蒙·克羅斯,《Kap Layet》,1904年作
    右: 草間彌生,《無限網 (OPRT)》,2004年作
    拍品編號25-富藝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現之晚間拍賣
    估價:15,000,000 - 25,000,000 港元/ 1,920,000 - 3,210,000 美元


            

    《大自然的教堂》
     

    畫中微小的旅者是王俊傑作品中不斷出現的主題,他們往來於王俊傑想像之夢境中各種蜿蜒的小徑和點綴片片金黃的草地,卻好似永遠到達不了他們最終的目的地。在王俊傑其他相似畫作中,也描繪了同類人物,作品標題往往將他們稱之為「朝聖者」。《大自然的教堂》中的這對人物純淨、閃閃發光的輪廓確實呼應了標題所影射的宗教意味,而畫中閃爍、跳脫的細節也讓人聯想起教堂中常見的彩色玻璃花窗,為畫作增添了一種神聖、超然的氛圍。

     

     

    法國夏爾特大教堂中北面玫瑰窗

     

     

     

    更多時候,王俊傑的畫作只描繪單獨的人物,或者完全沒有人物,《大自然的教堂》中卻有兩個被夜色中炫目的森林包裹的「朝聖者」,可見此作之罕見。儘管他們孤身一人,但他們在王俊傑廣袤的夜之宇宙中相伴彼此左右,並肩前行,沿著曲折的小徑走向畫作頂部的邊緣。

     

    「我已經擁有了我想要的超能力——繪畫的能力。」——王俊傑

    藏家之選
     

    在藝術世界一夜成名,王俊傑被公認為過去五十年裡最引人矚目的藝術家之一,他的作品獲得了全世界許多重要公共機構的收藏,包括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紐約;達拉斯藝術博物館;雅詩蘭黛藝術收藏,紐約;以及艾什蒂基金会,貝魯特。


    伴隨著藝術家的盛譽,安大略美術館目前正在舉辦藝術家的第一場美術館展覽。《王俊傑:藍色視界》( Matthew Wong: Blue View)於 2021年8月13日開幕,並將持續至2022年4月18日。隨後,達拉斯藝術博物館將在2022年舉辦藝術家的回顧展《王俊傑》。

     

    2020年12月,富藝斯香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現的拍賣中售出了王俊傑的畫作《夕陽之河》(2018年),以37,760,000港元(不含佣金)的價格收槌,遠遠超出拍賣前7,000,000 – 10,000,000港幣的估價,並創下了藝術家作品拍賣現世界記錄。近期,在2021年6月,王俊傑的作品《夜景中的人物》(2017年)在富藝斯香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現的拍賣中以36,550,000港元的價格售出,超出了6,000,000 - 8,000,000 港元的估價,創下王俊傑作品拍賣第二高價。

     

          
    王俊傑作品拍賣最高價格:
    王俊傑,《夕陽之河》,2018年作
    於富藝斯香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現的拍賣中售出,2020年12月3日
    成交價:37,760,000 港元

    © 2021 Matthew Wong Foundation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王俊傑作品拍賣最二高價:
    王俊傑,《夜景中的人物》,2017年作
    於富藝斯香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現的拍賣中售出,2020年12月3日
    成交價:36,550,000 港元

    © 2021 Matthew Wong Foundation /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 New York


     

     

    i 王俊傑,引述於Miss Wong,《他們是藝術家:王俊傑》,「Altermodernists」,2014年10月29日,載自網路
    ii 王俊傑,《王俊傑:當代繪畫的幕後創作方法》,「Studio Critical」,2013年11月4日,載自網路
    iii 羅伯塔·史密斯,《來自王俊傑的藍之狂想終曲》,《紐約時報》,2019年12月27日,載自網路
    iv 王俊傑,引述於Maria Vogel,《王俊傑論生命之憂鬱》,「Art of Choice」,2018年11月15日,載自網路

    • 來源

      紐約,KARMA 畫廊
      紐約私人收藏
      現藏者購自上述來源

    • 藝術家簡介

      王俊傑

      Matthew Wong was a Canadian artist who enjoyed growing acclaim for his lush, dreamlike scenes that play on a rich tradition of art historical precedents. His work depicts the vivid but often melancholy terrain between sleep and wakefulness, lonely landscapes and isolated interiors rendered with a carefree hand and an ebullient palette, yet which contain an ineffable sorrow and a palpable but unnamed longing.  

      Wong spent his childhood between cultures: he was born in Toronto, Canada and at age 7 moved with his family to Hong Kong where he lived until he was 15, at which time the family returned to Canada. Wong began to experiment artistically already well into his adulthood, first with photography, which he pursued at the postgraduate level at the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then with painting. A self-taught painter, Wong developed his aptitude for the medium by immersing himself in online conversations with other artists and dedicated personal study of the history of art. His paintings attracted almost immediate attention, but Wong tragically passed away in 2019 just as his work was beginning to receive widespread critical praise.  

       
      瀏覽更多作品

重要珍藏

14

《大自然的教堂》

款識:《NATURE'S CHURCH》王 二〇一七 (畫背)
油彩 畫布
91.4 x 61 公分 (35 7/8 x 24 英寸)
2017年作

Full Cataloguing

估價
HK$4,000,000 - 6,000,000 
€453,000-680,000
$513,000-769,000

成交價HK$9,204,000

聯絡專家

雪鸞
晚間拍賣主管暨專家
+852 2318 2026
[email protected]

富藝斯與保利拍賣聯合呈獻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香港拍賣 2021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