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藝術家對話: 荷布洛·布蘭特利談漫畫、巴斯奇亞和突破界限

芝加哥塗鴉藝術家荷布洛·布蘭特利(Hebru Brantley)與香港大學藝術學系的Derek Collins詳談藝術和創作路上的重要啟發。

芝加哥塗鴉藝術家荷布洛·布蘭特利(Hebru Brantley)與香港大學藝術學系的Derek Collins詳談藝術和創作路上的重要啟發。

布蘭特利的作品和人物非常有趣 ,以非洲未來意識、聚焦事情的可能性而非本質性,以及表揚黑人領袖等概念來探討美國文化。深受1960年代和 70年代芝加哥南部的非洲不良藝術家公社 (AfriCOBRA)運動影響,從1990年代開始在街頭塗鴉,以壁畫歷史和塗鴉藝術為框架,靈活演繹他對黑色小說的獨特觀點。

他與香港大學藝術學系的Derek Collins展開對話,詳談他的作品、創作影響和商業成就。

 

 

DEREK COLLINS: 你受到1970年代、80年代的環境、尚·米榭·巴斯奇亞安迪.沃荷凱斯·哈林的啟發。巴斯奇亞有哪些地方激勵了你?

HEBRU BRANTLEY:巴斯奇亞代表的是年輕男孩,對文化感興趣的年青人,年輕的非裔美國人和有色人種男孩,這是一種樂觀的觀點,就像我能做的那樣。你就可以透過巴斯奇亞了解其他的高級藝術和美術世界,跟畢加索的表達方式相似。
當你看著他在短暫的職業生涯中創作的繪畫作品時,你會覺得它們像孩子一樣。洋溢著很年輕的感覺,但在內心深處有很多復雜性,我認為作為一名新手藝術家,你自然會有一種孩童般的感覺和美感,讓你投入其中,對我來說也是這樣。
我小時候是一個超級漫畫和卡通迷,於是母親試圖把我的注意力轉移,令我不會過度沉迷,我喜歡如此深入地鑽研漫畫、神話和所有相關東西,她想讓我探索其他藝術途徑,當時我與美術沒有真正的連繫,安迪.沃荷凱斯·哈林等成為必然選擇。看到巴斯奇亞做著同樣的事情,我有點著迷,甚至是誇張的程度。

 

對年輕人來說,這很有吸引力,因為當你還很年輕的時候,你的聲音在這個世界中都是如此細小,但在次文化中你可以和朋輩以你的語言和聲音交流。

 

DC: 是什麽讓你產生對街頭藝術的興趣?

HB: 很多人來自非洲不良藝術家公社 (AfriCOBRA)運動,如巴斯奇亞。那是嘻哈文化、塗鴉文化的早期階段,很引人入性。對年輕人來說,這很有吸引力,因為當你還很年輕的時候,你的聲音在這個世界中都是如此細小,但在次文化中你可以和朋輩以你的語言和聲音交流。這幾乎就像是一場競選,在牆壁貼上名字標籤。
當你在芝加哥南部可以看到許多壁畫仍然完整無缺。它們在該社區備受尊重,當那個社區經歷了考驗和磨難,這個現象很奇怪。對於那個藝術來說,保持不變,幾乎是一個里程碑,再次證明了那些藝術家和他們能夠做什麽。

荷布洛·布蘭特利 ,超流明 - 第1部 2021年作,售價待詢。
 

DC: 可否談談今次的展覽,標題《SOLUS》背後有甚麼故事?

HB: 「Solus」一詞本義是「單獨或無人陪伴」。我認為這個字詞反映了全球人類在過去一年中的感受:一種集體孤獨感,但也是一種集體的曙光,不斷燃點著希望的火花。《SOLUS》承載豐富多樣的主題,也是一場人生指導。人生猶如舞台,但是有時人生會帶我們赴上尚未準備的旅程。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前進,亦標誌著現今全人類作為一個族群的共同命運。展覽目的是為隔離生活帶來希望,同時宣揚人類在當中所展示的力量、韌度和眾志成城。正如「Solus(太陽系)」一樣,我們總在最黑暗的時代找到一絲曙光。

 

DC: 你首先創作角色Flyboy,然後創作其女伴Lil Mama。他們的個性如何?分別代表甚麼?

HB: Flyboy的靈感源自歷史英雄塔斯克基飛行員(Tuskegee Airmen),而Lil Mama是一位火爆堅強的女性,像是與我一起在芝加哥成長的女生。然而,我不認為這些角色的個性只有單一面向,他們實是反映作品的敘事。在部分作品中,我以創作時的情感建立角色和敘事,不過每次創作情況各異。

 

DC: 你從哪時開始對非洲裔美國人的歷史感興趣?因為《Flyboy》似乎是構思自塔斯基吉飛行員,這些東西是如何結合在一起的呢?

HB: 它來自於對某個歷史點的理解,更重要的是黑人歷史,黑色的身軀的描繪,不同的媒介,我想我真的被動畫和電影中作為收藏品的黑色諷刺意象所吸引。

 

DC: 是黑色的臉孔和所有相關東西。

HB: 是的。隨著年紀長大,我也逐漸明白當中意義,我覺得在那種程度的挪用裏有一種力量,在那種力量中,這些圖像都佔據一個位置,在那裏它們對我和我的成長都是真實的,但是要進一步探索這些概念,這就是它開始的地方。這就像是看著動畫的媒介,他們如何對待和談論非裔美國人和黑人的身體,想要做某些事情,聯想或重新分配這些圖像來說和做我需要表達的事情。

 

DC: 近年越來越多超級英雄電影存有少數民族的代表。作為一個不斷探索非洲未來主義和漫畫主題的藝術家,你如何看待這種現象?

HB:黑人族群本來出色超卓,荷李活才剛發現!

 

DC: 你參與很多商業產品和其他項目的創作,與商業品牌和一些大型體育品牌如Nike、Adidas等合作。你對這個發展的有什麽看法?

HB: 我嘗試退一步想,藝術界有自己的一套不成文規則,不甘隨波逐流的人需要打破這些規則。我有很多收藏家、畫廊持有者、策展人等等,對打破規則有點嗤之以鼻,因為它不遵循已經制定的方針,但我只是覺得規則註定要被打破,事情總是要改變和發展的。
我看著一些大師如沃荷,他是流行音樂的教父。他是附加事物的教父,打破了所有規則,仍在某定程度的軌跡。直到他去世,人們開始把他的作品申請印門墊或杯架上。對我來說,我想趁我還活著的時候享受花香。我想和所有的觀眾交流,因為對我來說,這是成功的標誌。
為什麽只有藝術界和這些收藏家,和實際上購買這些東西的人才是了不起,我不是要否定任何一方,我只想人們喜歡和欣賞我做的事情,我希望他們能夠參與其中。

 

DC: 為了創建一個更加多元的藝術世界,你希望看到哪些變化?

HB:  這種變化其實正在發生,有色人種藝術家需要更多目光或關注,而我樂見這種趨勢在世界各地日漸興起。這有點像關於荷李活的那條問題,該圈子只是剛剛發現有色人種的優秀,所以藝術界全面追趕只是時間問題。
我期待巴斯奇亞以外的黑人藝術家有機會在藝術界生存。那不是對巴斯奇亞的冒犯,但有時感覺是非裔美國或有色人種藝術家的的作品比例極小。剔除巴斯奇亞後,該比例幾乎降為零。這暗示了黑人不去美術館的原因,因為牆上根本沒有他們的代表,也可以追溯到「代表的重要性」之概念。

 

DC: 你認為社會議題、科技和疫情如何改變藝術世界?

HB: 全人類均在努力轉危為機,包括:如何看待展覽和作品、與藝術家互動、以藝術家的身分與人互動等。NFT的近期增長顯示藝術品的購買和消費模式不再是具體的,也可以是數碼的。如恐怖谷理論一樣,我不知道這是否一個更好的現象,但我是歡迎變革的人,所以已經準備就緒。

 

DC: 當你如展覽標題《SOLUS》所指的「單獨或無人陪伴」時,你會做甚麼?

HB: 可能胡思亂想吧!對我來說,我的獨處時刻對於創作發展最為關鍵,而獨處時刻、創作、繪圖、素描等就是一種治療。

 


PHILLIPS X和BLOOM畫廊隆重呈獻網上私人洽購展售會「 SOLUS BY HEBRU BRANTLEY 」,帶來以獨特非洲未來主義風格而聞名的著名芝加哥塗鴉藝術家荷布洛·布蘭特利 的作品。立即進入虛擬畫廊欣賞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