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mon」錶盤通常預留給限量版或特別訂單,近年來廣受歡迎,而配有獨特粉橘色色調的腕錶早見於1930年代。 即將舉行的富藝斯《名錶薈萃─香港X》拍賣將為藏家提供一個親身體驗該款錶盤的機會,呈獻二十世紀初期到當代的型號。

常被視為腕錶「面孔」的錶盤是人與腕錶的第一接觸點,因其面積大幅覆蓋了一枚腕錶。錶盤給予藏家或潛在買家對腕錶的第一印象,更有人形容它為鐘錶最重要的部分。

在鐘錶業存在的幾個世紀中,錶盤一直是製錶師用來表達想法的地方,透過不論是材料試驗、孔徑設計、字體和圖案應用等方法展示,有時甚至通過顏色。

錶盤顏色可以造就或破壞腕錶的美感,而在某些情況下,它可能會通過一些不常見的顏色組合為腕錶加添魅力。藍色、黑色和白色素來是鐘錶品牌常用而且較保守的錶盤顏色,而偶爾配上綠色、黃色、紅色或橘色的錶盤可以令腕錶更為顯眼,並使佩戴者對其感到趣味橫生。棕色通常被用作重現陳舊錶盤的外觀和感覺,而香檳色錶盤則更顯優雅和精緻。同時,錶盤顏色受時尚潮流的影響,當部分潮流漸漸衰落時,與之相關的顏色也會隨之變化。

粉橘色似乎是一種歷久不衰的顏色,可以定為玫瑰色或者鮭魚色。懷舊腕錶的粉橘色錶盤是同型號中最罕見及具有收藏價值的款式,增強該顏色的吸引力。配粉紅色錶盤的百達翡麗型號1518玫瑰金腕錶就是其中一例(將於富藝斯《名錶薈萃─日內瓦XI》上拍),但粉橘色錶盤在二十世紀中每近十年出現一次,而這種趨勢亦延續至二十一世紀。

近年來,「Salmon」錶盤越來越受歡迎,這可能是因為彩通色彩(Pantone)研究所選擇活珊瑚橘色為2019年度代表色,以及玫瑰石英粉紅色為2016年度代表色。粉紅色或玫瑰色在社會上非常流行,並且備受品牌注意。有見及此,包括朗格、萬寶龍、Grönefeld、愛彼和百達翡麗等的製錶商紛紛發布少量帶有粉紅色色調的腕錶。

即將舉行的富藝斯《名錶薈萃─香港X》拍賣特設專題部分,聚焦七枚配有這種迷人錶盤顏色的腕錶,讓藏家可以鳥瞰這種永恒而極具魅力的錶盤顏色之演變。

拍品 1041,百達翡麗,型號5270P,鉑金萬年曆計時腕錶,備「Salmon dial」錶盤、閏年、月相、日夜顯示,約2019年製,估價1,100,000 - 1,600,000 港元
名錶薈萃─香港X,香港

該系列的焦點拍品是2019年製造的百達翡麗型號5270P。型號5270於2011年發布,取代以Lemania為機芯的標誌性型號5970,並與百達翡麗首款自行生產的萬年曆計時機芯一起推出,使製錶商能更有效地控制其鐘錶質素。直至型號 5270P發布前,該型號僅配金色錶盤。

鉑金是百達翡麗甚少採用的一種金屬,因此型號5270P在2018年出現時備受藏家追捧。對於百達翡麗而言,為型號5270配上「Salmon」錶盤是明智之舉,因為它喚起了該品牌歷來推出「Salmon」錶盤配鉑金錶殼組合的不同時期(例如型號5101P或5450P)。「Salmon」錶盤令不少人著迷,其特色是把腕錶提升到了另一個層次,但並非完全符合所有不同品味的鍾錶愛好者;這也是使「Salmon」錶盤令藏家或鍾錶愛好者卻步的原因之一。

拍品1035,勞力士,型號 Bubbleback,精鋼自動小三針腕錶,備「Salmon dial」錶盤,約1930年代製,估價﹕65,000 - 130,000 港元
名錶薈萃─香港X,香港

轉往製錶時序的另一端,粉橘色錶盤早見於三十年代,正如這枚勞力士Bubbleback所示。據資料記載,已知的玫瑰色錶盤Bubbleback通常留給南美市場。直至五十年代中期,Bubbleback一直沿用多款材料和配有多種錶盤,而「Salmon」錶盤正好為這枚平凡的運動鋼錶多添典雅。

勞力士Bubbleback早於1930年代初期問世,是為世上首批配備自動上弦機芯和完整自動盤的腕錶。豐厚的自動盤令此款腕錶必須搭載凸出的底蓋,而這是該品牌為了放棄製造更大錶殼而選擇的解決方案,因此該型號的暱稱為Bubbleback。作為Oyster Perpetual型號的始祖,Bubbleback是首款在錶盤上配有Oyster、Perpetual、Chronometer三個單字的勞力士腕錶,而這三個字至今仍顯示在勞力士腕錶之上。

拍品1036,勞力士,Day-Date型號1802,18K白金自動腕錶,備「Salmon dial」錶盤、中心秒針、日期、星期顯示,約1971年製,估價﹕155,000 - 310,000 港元
名錶薈萃─香港X,香港

勞力士Day-Date腕錶於1956年問世,可算是該品牌最具標誌性的腕錶之一,並且是第一款配備實時更改日期功能和在十二點位置完整顯示星期的自動精密計時器。Day-Date總以鉑金、黃金、玫瑰金、白金等貴金屬製成,成為總統、名人、行業領導者,甚至運動員等佩戴的腕錶(記得Jack Nicklaus的勞力士Day-Date腕錶在富藝斯紐約《Game Changer》拍賣中成交嗎?)。

儘管Day-Date最常見的錶圈帶有槽溝,搭載光滑拋光錶圈的款式,類似此枚Day-Date型號1802最受推崇,因其在市場上較為稀有。這款18K白金腕錶還配上深受愛戴的「Salmon」錶盤,與白金錶殼形成鮮明對比。

拍品1037,江詩丹頓,型號47101/4,鉑金計時腕錶,備「Salmon dial」錶盤,約1990年代製,估價 120,000 - 180,000 港元
名錶薈萃─香港X,香港

江詩丹頓「Les Historiques Chronograph」型號47101是一款在許多層次上都很有趣的腕錶。該款腕錶於1989年問世,紀念來自1940和50年代的著名江詩丹頓計時腕錶型號4178,而型號4178搭載淚珠狀錶耳和階梯狀錶殼。這些特點仍保留在型號47101,展示新舊型號之間的聯繫,而錶殼尺寸亦加寬至貼近當代的37毫米。

江詩丹頓型號47101雖被部分藏家定義為非正式計時腕錶,它依然結合了日常計時功能及貴金屬的優雅,盡顯錶殼構造的精湛工藝。其手動上弦機芯以Lemania的傳奇2310機芯為基礎,並由品牌精心加工。此外,鉑金錶殼的上佳品相促使這款腕錶與百達翡麗型號5070P不相伯仲。

然而,這個可以成為有趣藏品的型號至今仍被低估。如果您渴求一枚被譽為「製錶業三寶」之一的非正式計時腕錶,這件拍品絕對不容忽視。此枚配「Salmon」錶盤的腕錶擁有可能是該型號的最佳品相,錶盤亦配有機器驅動加工及阿拉伯數字和條形時間刻度。

拍品1038,Daniel Roth 18K白金自動計時腕錶,備「Salmon dial」半鏤空錶盤、日期顯示,約2000年製,估價: 55,000 - 80,000 港元
名錶薈萃─香港X,香港

製錶師Daniel Roth的職業生涯長達五十多年,他基本上見證了該行業的一切。Roth曾在愛彼工作幾年,為事業打好基礎。他其後轉職至寶璣,更在七十年代成為品牌重要人物,而巴黎珠寶商世家是寶璣當時的持有人。當石英危機嚴重破壞鐘錶業時,Roth製造複雜的精美腕錶,依然吸引寶璣的忠實客戶。

1989年是Daniel Roth獨自冒險的一年,在1990年代初期成為少數的獨立製錶師之一。獨特的酒桶形錶殼和精巧的複雜型號是Daniel Roth的腕錶賣點。

擁有權變更後,該品牌最終於2000年售給寶格麗。這枚Daniel Roth半鏤空計時腕錶可能是製錶師在寶格麗收購前生產的最後一批腕錶之一。作為半鏤空計時腕錶,錶盤上顯示機芯設計,而顯示日期的孔徑位於六點位置。白金錶殼配「Salmon」錶盤的組合更為此件本已稀有的腕錶倍添魅力。

拍品1039,百達翡麗,型號5080/001「Neptune」,備「Salmon dial」錶盤、中心秒針、日期顯示,1996年製,估價: 80,000 - 150,000 港元
名錶薈萃─香港X,香港

百達翡麗型號5080 Neptune在Nautilus生產二十年後的1996年問世,它是該品牌豪華不銹鋼運動腕錶的新系列。

Neptune與Nautilus的外觀不同,它在錶殼和錶鍊上採用了複雜的金屬工藝,幾近雕塑,而錶盤則採用裝飾藝術風格,令這一短暫的百達翡麗型號更有風采(已於2002年停產)。腕錶尺寸為36.5毫米,而巨型錶冠使其顯得更大。

本件拍品製於1996年,是為該型號表首次採用銅色「Salmon」錶盤的例子之一。它還備有全套配件及百達翡麗證書,確認其錶盤製於1996年。與其他僅生產了幾年的腕錶型號一樣,百達翡麗型號5080 Neptune有力成為該品牌中極具收藏價值的運動腕錶。

拍品1040,百達翡麗,型號5024,Gondolo白金小三針腕錶,備「Salmon dial」錶盤,2002年製,估價: 50,000 - 70,000港元
名錶薈萃─香港X,香港 

「Salmon」錶盤拍品系列的另一選擇是百達翡麗型號5024 Gondolo。此款腕錶的靈感明顯來自偉大的裝飾藝術時代,其階梯狀的長方形錶殼和完美對稱的錶盤外觀反映1930年代的裝飾藝術風格,而「Salmon」錶盤更是錦上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