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邦(Chopard)寶石配鑽石「孔雀」手鐲, 2018年製
珍貴珠寶及翡翠,香港

綜觀千奇百態的鳥類中,孔雀因為在求偶時會張開藍綠色的大尾巴,展示像扇子一樣的羽毛,總是讓人嘆為觀止,直呼漂亮。這種體型龐大的鳥原生地為印度,在希臘的神話中,百眼巨人阿格斯在過世後,據說將自己的眼腈都轉移給孔雀,因此孔雀的羽毛上才會有一個個藍色的大眼睛。

17世紀畫家彼得.保羅.魯本的《朱諾和阿格斯》,背景裡有孔雀。
 

孔雀在羅馬帝國的時期被珍藏於花園中,成為了珍禽異獸的一種。到了十九世紀後期至二十世紀初期,孔雀成為了中產家族的竉物,於鳥舍內養飼,亦出現在對公眾開放的公園裡。在西方文化中,孔雀是奢華生活和榮耀的象徵,而在亞洲,牠所代表的是美麗和高貴。

法國水彩畫家愛德華.特拉維斯 (1809 – 1876) 的作品,圖中的情侶在公園中觀看孔雀。

從十九世紀中期到二十世紀中期的這一百年間,鳥算是十分常見的珠寶設計題材。展翅高飛,代表人類對掙脫束縛、奔向自由、遨翔天際的渴求。將牠們幻化成精緻的小珠寶,讓我們可以更仔細的欣賞其美態,也是將牠們留在身邊的一種方法。珠寶設計師可以根據不同鳥類的特徵,選擇想要重點描繪的部分,這可能是鳥的身體,也可能是羽毛,或是定格某些優雅的動作。利用各種彩色寶石去刻畫鳥的線條和對稱美,羽翼的層次感都是設計師表現技法的部位。如果要數十九世紀最重要的孔雀珠寶,一定是法國最後一位皇后尤金妮的羽毛別針。這枚於1868年由Mellerio打造的孔雀羽毛別針尺寸驚人,中心鑲嵌了一顆祖母綠,再以小鑽石、藍寶和紅寶一圈圈地環繞,表達的方式傾向於仿真的自然主義。

 

 

孔雀因為顏色絢爛,在新藝術時期尤其適合以半透明的鏤花搪瓷來詮釋,甚至可以說是那個年代裡中最有代表性的鳥類。隨著時代轉變,設計師也會用如蛋白石和珐瑯彩來呈現孔雀的動人色彩。到了Art Deco裝飾藝術風格時期,幾何成為設計的重要元素,設計師在造型上相對注重對稱的線條和孔雀羽毛的圖案。

時至今日,對於很多工匠和珠寶大師來說,孔雀依然是一個十分有趣和具挑戰性的題材,他們可通過靈活的寶石運用和細膩的金工技法去表現自己的無窮想像力。雖然一路走來,許多大師都曾以別針去表立達孔雀的美,但瑞士的高級珠寶鐘錶品牌蕭邦卻一反傳統,決定以寫實的方法,將華美的孔雀羽毛打造成包裹手腕的瑰麗鐲子。

這隻手鐲遠看就已憾動人心,近看更是精緻得不可言喻,許多細節都見證了設計師和工匠的巧思和創意,值得我們一再細心欣賞。整隻靈動的孔雀在比例上絶對經過精妙考量,頭和身比例較小,焦點放在孔雀最引人入勝的尾巴上。孔雀轉頭的姿勢順著身體的弧線往尾巴的方向延伸,連成一條柔美的立體曲線,順著佩戴者的手腕到前臂,一點點的擴張變寬。寶石以紫、棕、綠和藍等色調為基底,營造冷豔的氣派;羽毛的顏色漸層盡見選配寶石一絲不苟的精神,既奢華又細膩,精彩萬分。

要成就這隻手鐲的設計,蕭邦珠寶的工匠團隊必需刻服兩大挑戰。第一,打開手鐲的機關。第二,如何設定組件之靈活性讓佩戴者手部的活動不受限制。

此手鐲的開關為鉸鏈式,聽起來一點都不複雜,但難度在於如何在鏤空的設計裡完美隱藏這個連接。手鐲上一個細小的螺栓精準的控制著鉸鏈的開合,簡單可靠,被工匠完美地隱藏在鏤空的結構中。至於組件的靈活性,因為孔雀的頭和身剛好落在佩戴者的手背,其身體開始轉換成尾巴的一節尤其需要保持活動順暢,佩戴者的手腕才可以輕鬆扭動。因此羽毛之間的組件特別多,角度必需拿捏得絲毫不差,調得太鬆孔雀就失去生命力,太緊又會造成佩戴者的不適,所以每一個細節都定必經過精妙計算。

從概念到實踐,從接受挑戰到找出解決難題的方法,不難想像工匠打造這隻手鐲所需花上的精神和工時。如此別樹一格的設計也是蕭邦精心打造的獨特作品,舉世無雙。此鏤空的設計將金屬的重量減到最低,讓手鐲的主人能在用餐席間,以至載歌載舞的時候都能輕鬆佩戴。如此引人注目的珠寶不論在任何場合都定必是話題之作,喜歡收藏獨一無二設計的珠寶愛好者絶對不能錯過蕭邦的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