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爾·阿瑟姆,《灰色透石膏侵蝕的保時捷》,
十世紀及當代藝術晚間拍賣, 香港

現居紐約的多元藝術家丹尼爾·阿瑟姆(Daniel Arsham)定義自己是一位未來考古學家,探討人類文明的脆弱和時間的稍縱即逝。他的美學圍繞其關於「虛構考古」的概念展開, 平行時空下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在藝術家的意志中共存。在他標誌性的「未來遺物」系列中,阿瑟姆以逼真的物體造型對建築空間的干預,吸引和誤誤導眼球。他專注但富有延展性的創作形式,使他成為當今最重要的藝術家之一,影響著設計、時尚和建築等多重領域。

丹尼爾·阿瑟姆,《灰色透石膏侵蝕的保時捷》,2019年作(局部)

這個《灰色透石膏侵蝕的保時捷》的作品,其實阿瑟姆一直都向最受歡迎的跑車致敬, 保時捷911一眼即識的獨特雙開門和後輪驅動輪廓,經過30多年改良仍經久不衰。與保時捷的合作也讓阿瑟姆實現了孩童時代的夢想:「你知道,當我是小孩的時候我們都會畫各種各樣的東西,我總是在畫跑鞋和車子。我有一些描繪八十年代保時捷911的畫稿, 大約一年半前,一個朋友幫我與品牌建立了聯繫,我就開始構思這個方案。」

丹尼爾·阿瑟姆,《灰色透石膏侵蝕的保時捷》,2019年作(局部)

火山灰的設計,使阿瑟姆重新將汽車構想為極具破壞性自然災害的見證者,它鑿壞的煙灰黑色車身上覆蓋著阿瑟姆獨特的晶體侵蝕手法,看起來十分脆弱。正如龐貝城的災民一般,被塵封在公元79年維蘇威火山噴發後數尺的火山灰和廢墟之下, 《灰色透石膏侵蝕的保時捷》喚起了這樣的一段描述:「黑暗降臨了,黑得遠不像那沒有月光時或者陰天時的夜晚那樣,而是有如熄了燈的緊閉房間一般。」

阿瑟姆的雕塑作品是型態和材料詩意的並置。運用火山灰、玫瑰石英、黑曜石和冰川岩等材料, 將現代生活和流行文化中的日常物件,轉化成是在「未來考古遺址中的發現。」他的作品幾乎普遍缺少色彩,僅憑藉對基本材料的物理運用來賦予它們新的含義。

 

 

神秘但愈發強而有力,阿瑟姆的作品中對現實和虛構,破壞和創造之間二元對立的持續探索,都展現在他對末日未來的構想中。 《灰色透石膏侵蝕的保時捷》在倫敦賽爾福里奇百貨(Selfridge's)街角商店的「丹尼爾·阿瑟姆之家」裝置中亮相。阿瑟姆與不同品牌合作:包括日默瓦(Rimowa),瑋緻活(Wedgewood),亨氏(Heinz) 和迪奧男裝(Dior Homme)等,構想出3019年的一個典型的未來之家,帶有反烏托邦、後消費時代色彩的居家生活。

丹尼爾·阿瑟姆,《藍色方解石風化水晶Vogue時尚雜誌》,2019年作
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和設計日間拍賣, 香港

阿瑟姆的雕塑作品是型態和材料詩意的並置。運用火山灰、玫瑰石英、黑曜石和冰川岩等材料, 將現代生活和流行文化中的日常物件,轉化成是在「未來考古遺址中的發現。」他的作品幾乎普遍缺少色彩,僅憑藉對基本材料的物理運用來賦予它們新的含義。

丹尼爾·阿瑟姆,《側坐女像》,2016年作
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和設計日間拍賣​​​​​​​, 香港

此件作品於阿姆斯特丹現當代博物館(Moco Museum)的阿瑟姆首次個人回顧展「時間聯結」(Connecting Time)中亮相。展現了藝術家重塑材料的精湛技巧:一個逼真的、坐立著的現代女子,身上被一層閃閃發光的黑色玻璃碎片包裹著。探討破壞與創造之間的二分法,阿瑟姆說:「玻璃其實是把這種破碎、無用材料重組恢復成具有意義和目的東西。」(丹尼爾·阿瑟姆引自Steven Matijcio,《丹尼爾·阿瑟姆:記住未來》,俄亥俄州,2015年,截自網路)。

阿瑟姆受邀在世界各地舉辦個展,包括最近在上海昊美術館(2019年)的展覽。近兩年,阿瑟姆亦曾在阿姆斯特丹 Ron Mandos 畫廊(2019年)、紐約貝浩登畫廊(2018年)和東京(2018年)等地展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