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亦不足為奇。畢竟,大多數稀有和富有歷史意義的腕錶,都集中在美國和歐洲最顯赫的私人收藏。儘管歐美市場長期獨領風騷,亞洲市場近年亦一直快速增長,且頗有趕上西方市場之勢。

我們可以斷定此變化從大約2010年開始,亞洲收藏家變得更加重要。此固然是亞洲經濟自2000年以來持續增長所致,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去年的數據顯示,亞洲經濟體將首次超過世界其他地區之總和,成為自十九世紀以來的首例。事實顯而易見,亞洲已成奢華腕錶的主要市場。

同樣重要的是要指出,亞洲客戶購買瑞士腕錶亦非什麼新鮮事兒。早在十八和十九世紀,許多製錶商如Jaquet Droz、Bovet或Vacheron Constantin,便已意識到中國市場的潛力,相繼專門為當時亞洲市場,製造了好些絕頂的琺瑯工藝或自動機械作品。當中Bovet公司最初成立時,便是專門為中國市場製造鐘錶,而Jaquet Droz出色的自動機械音樂座鐘,便深受乾隆皇帝喜愛,且獲其御准向中國的貴客出售數以百計的鐘錶。由此可見,亞洲買家對瑞士鐘錶實由來有自。

在過去十年,許多鐘錶拍賣的最終買家都是亞洲人士。亞洲收藏家已變得見多識廣,大量資訊湧現,這批藏家亦有極強的學習能力。如今在他們之中擁有豐富財力購買珍稀鐘錶的亦與日俱增,他們也樂於在未來十至二十年中珍藏所好。

儘管當代潮流時計在鐘錶市場上一直表現良好,但古董錶的日益流行的勢頭,也使亞洲收藏家學會了欣賞過去幾十年的製錶工藝。古董錶的稀有性、獨特性和投資價值,都令有生意頭腦的亞洲收藏家趨之若鶩。

因此,當富藝斯與Bacs&Russo於2015年在香港聯辦首場鐘錶拍賣時,市場已經充分成熟,為拍賣行提供取得成功的最佳時機。是次拍賣便以一枚百達翡麗 3450型號腕錶為亮點,創下當時亞洲腕錶拍賣成交價的最高紀錄。

首場的「名錶薈萃:香港I」呈獻一系列當代經典、現代複雜時計和古董鐘錶。這次拍賣的成功讓富藝斯意識到亞洲藏家對古董鐘錶的追求甚殷,並將古董鐘錶納入香港拍賣的重要部分。這個趨勢亦會延續至即將舉行的「名錶薈萃:香港X」。

在即將舉行的「名錶薈萃:香港X」中,古董鐘錶繼續成為亮點,當中包括1975年製百達翡麗型號3448,為一枚18K白金自動萬年曆鏈帶腕錶,備月相顯示並且附後補證書。毫無疑問,它將會成為真正的鑑賞家之選。

另一真正的鑑賞家之選還有勞力士Submariner型號6204,約1954年製,以及一枚約1958年製的帝舵「Submariner」型號7923精鋼腕錶 。

正如之前所述,亞洲收藏家對製錶工藝的學習是那樣孜孜不倦,而他們所學與高級製錶造詣亦息息相關,這就是為什麼富藝斯能夠呈獻那些享負盛名的手工精品,百達翡麗,型號5275P-001限量版鉑金跳時自鳴腕錶 、百達翡麗型號5077P-058鉑金多彩掐絲琺瑯腕錶和朗格「Tourbograph Pour le Mérite」型號712.050將製錶工藝技術表露無遺。

要盡訴「名錶薈萃:香港X」所呈獻的精選鐘錶拍品多不勝數,難以盡錄,且讓我們再透過以下數件矚目拍品,讓閣下先睹為快,並於網上細看完整拍賣目錄,立即下標競投。

其他精選拍品還包括百達翡麗,型號5050,精細罕有,這枚鉑金自動上弦腕錶,備羅馬數字時標錶盤、萬年曆、逆跳日期、閏年、月相顯示,約1995年製,並附錶盒、原裝證書、備用底蓋和調整筆。

另一款是百達翡麗,型號5270P-001,屬非常精細的鉑金腕錶。備萬年曆、計時功能、閏年、月相、日夜顯示,約2019年製,同時附原裝證書、錶盒、備用底蓋、調整筆。